资讯聚合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上周我们说过最近风头正劲的动画制作公司MAPPA被前员工在社交媒体吐槽恶劣的工作环境,而今天我们再来看一篇日本记者观察,最近中日动画逆转现象的出现。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中国动画由日本公司来代工,还有日本业界普遍恶劣的工作环境,让很多日本人才流入了中国公司,最夸张的是,中国的动画师的工资比日本高了三倍!!!【文章来源: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1419708】


日本动画每季都有40多部作品,每年还有十几部动画电影,从数量上来看就是一个非常客观的数字,也显得市场非常繁荣。但这十年多年来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日本动画业界,那就是基层从业者的收入水平一直很低,工作环境恶劣,甚至还发生过猝死的极端案例,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动画制作公司也曾经被员工举报称“黑心企业”。就是在光鲜的外表下,日本动画底层弊端是不断在暴露。而这些年中国互联网带来的巨大财富和观众,让曾经一度为日本加工动画的中国,从过去的乙方摇身一变成了甲方,很多中国IP交给了日本代工,很多的日本动画优秀的人才也因为中国的“热钱”而提高了工资水平和待遇。下面这篇文章就是日本记者在今年四月在President网站上发布一篇调查,就讲述了这个现象。

「日本动画师的工资只有中国动画师的三分之一」动画制作中的“中日逆转”现象严重性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正在东京都町田市的写字楼中绘制中国人气动画-作者摄影

本文编辑于中藤玲在《便宜的日本》(日本经济新闻出版社)中的一部分投稿。

一位年轻的日本动画师在町田市的写字楼中绘画的是——

 

来到东京都町田市住宅区的写字楼,当我乘电梯到达五楼进入房间时,能看到几名年轻的男女使用着液晶笔,在很大的平板电脑屏幕上绘制着像神社一样的画。

这里是一家动画制作工作室——彩色铅笔动画日本。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实际上,他们正在绘制的是中国的热门作品诸如《全职高手》等的画面。没错,彩色铅笔动画日本是中国重庆市的动画工作室——彩色铅笔动漫在日本的据点,是一所为了辅助中国动画的制作而于2018年成立的工作室。

最近,像彩色铅笔动漫这样,中国公司在日本建立据点并采用日本动画师的趋势在不断增加。

尽管动漫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不断提高,但是对于海外互联网内容的限制却越来越严格,从2018年左右开始,从日本购买动漫的行为开始有了限制。因此,视频媒体平台为了扩大自己的发布内容所采取的措施便是自产,首先是“日本品质的内部制作化”。

彩色铅笔动漫是由隶属于中国主要的互联网平台腾讯公司旗下的阅文集团投资。

腾讯公司不仅以像LINE之类的社交软件“微信”的运营商而闻名于日本,同时它还是游戏界全球最大的公司之一,在全球市值排名中与GAFA一同位居前十名。并开发有含视频在线观看服务的“腾讯视频”等独家平台,并在上面发布各种动漫作品(例如全职高手等)。

而担当其中作画的部分便是彩色铅笔动画日本。

换句话说,通过拥有一家日本的制作公司,这样中国大型企业就可以利用其丰富的财务资源自行制作高质量的动画,并且在自己的平台上独家播出。

中国的年收入甚至可以轻松达到在日本的三倍。

中国公司可以雇佣到日本动画师的原因是在市场扩张的背景下给出了非常好的待遇。

日本最大的信用调查公司日本帝国数据银行的研究日本动漫产业趋势的饭岛大介表示:“对于市场不断扩大的中国来说,他们非常渴望得到动画师。甚至能轻松给出日本年收入的三倍的待遇,想必将来从中国市场中争夺人才将变得更加激烈。”

实际上,彩色铅笔动画日本与日本的制作公司相比,在员工待遇上存在很大的差异。彩色铅笔动画日本雇佣动画师作为正式员工,即使是应届生的薪水也是高于业界平均水平的17.5万日元。通常是弹性工作制度,在业务量较大的时期虽然也会有加班,但之后会得到相应的休息,是一个十分舒适的工作环境。当然也会提供住房补贴及交通费用。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彩色铅笔动画日本的首席执行官(CEO)江口文治郎表示:“为了留住优秀的人才,改善动画师的待遇和环境是我们应该最优先做的事。”

然而,与这个背景对应的是日本动画师的工资过低的现实。

虽然说动漫产业是“日本的特产”,但是长时间的劳动和过低的工资却困扰着实际的劳动状况。

根据一般法人社团动画师·导演协会(东京·千代田)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日本,仅有14%的动画师作为正式员工工作,除去一些大型制作公司,一半以上是签订合同的自由职业者。

动画师的平均年收入为440万日元,一个月的假期为5.4天。还有一项调查显示,新人的年收入约为110万日元。

仅有不到30%的动画师对于他们现在的年收入感到满意,而80%的动画师则在抱怨老后的担心和精神上的疲劳。

低薪的背景之一 “制作委员会”的形式

对动画产业十分熟悉的日宣广告公司的中山隆央批判道:“(动画师的薪水)换算成时薪不到100日元,因此为了日常生活而另外兼职的人也非常多。这是以成就梦想为诱饵的剥削。”日本动画师的低薪,是一个结构性问题。

比如说,在制作过程中向多个出版社和电视台募集资金的一种“制作委员会”的形式。如今,日本的动画产业约有一半属于海外销售,但在许多情况下,这种海外销售和商品销售等的版权利润是属于广告代理店及电视台资助的制作委员会的。并且是设计成即使这个作品成为热门,只要制作公司没有向制作委员会投资,那么就不会给制作公司利润的形式。

当然,在基数众多的作品中只会有很少一部分热门作品,制作委员会背负着巨大的风险的同时也有能分摊降低风险的优势。即便如此,“使用制作委员会的方法,只能使用仅有的预算来制作作品。并且各个公司在角色商品和音乐等方面,立场各不相同,因此也需要花时间来达成共识。”(日宣中山语)

另一方面,在制作美国或者中国的作品时,制作公司的谈判对象就只会有一家公司。

这样的形式也会有更充足的预算来进行质量与作品更好的推进。实际上来自美国或者中国的彩色铅笔动画的合同价格,是日本动画价格的两倍。

入不敷出的动画制作公司在2018年已经超过30%

根据一般社团法人的日本视频协会(东京·文京)的数据,日本动画产业市场的规模已经连续10年增长,2019年为2.5112万亿日元,约为2009年的2倍。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TV动画《鬼灭之刃》广受欢迎,在剧场版方面,新海诚导演的最新作品《天气之子》超过了140亿日元的票房收入也是一个热门话题。而另一方面,同样是2019年,动画制作公司(共273家公司)的总销售额为2427亿日元却仅占市场规模的不到一成。

获得的份额并没有增加,但制作公司的疲惫却在不断增长。据说虽然日本有270家以上的制作公司,但是根据帝国数据银行的数据显示,入不敷出的动画制作公司在2018年就已经超过30%。这是过去十年内的最高的数字,而破产倒闭和解散的公司数量也是有史以来最多的。

尽管在2019年有所改善,但一家制作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表示:“合同单价在继续下跌,这是一个由于劳动力短缺而业务无法扩大的恶循环。甚至存在很多公司,即使离开一个人便会无法继续工作从而导致入不敷出。”

恶劣的商业环境破坏了动画行业的成长潜力。

东京都内一名40岁男子负责日本的动画师原画。因为没有办公室,所以在自己家里作画,然后公司的员工开车过来回收原画。过着基本上不与他人见面,不与他人说话的孤独生活。

“不仅仅是性格变得阴沉,也有许多因为生活不下去而辞职的人。要比过去画的更精致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一张纸的价格却还是几百日元不变。每天被繁忙的日程追赶着连学习数字绘画的时间都没有。”

如此这样,在人才教育尚未成功的情况下,对技能的空洞化仍在继续。

日本成为中国的外包

彩色铅笔动画日本的CEO江口有一些苦涩的回忆。

“这种质量的动画是不可能播出的。”

有一次,因彩色铅笔动画日本的人手不足,而将作画外包给一家日本制作公司时,被中国本社严肃的要求撤回。江口CEO指出:“中国拥有丰富的财政资源,并配备了数字绘图的设备,动画的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而日本的不当待遇可能会导致质量的低下,并最终导致行业发展的停滞。”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已经有人开始指出:“除了日本一些顶级的工作室之外,其他工作室虽然价格很便宜但是质量很差,所以不能在他们那里下订单。”(来自一家中国的热门自媒体公司)。根据中国的招聘网站的数据,在杭州,动画师的平均月收入为34062元(约为52万日元),在北京,动画师的平均月收入为3万元,(约为45万日元)。这些的驱动力是来源于手机之类的游戏视频。由于收入很高,中国有很多例在美术大学学习过4年素描等各类基础技术的人成为动画师。

恶劣工作环境 中国资本崛起-中日动画逆转现象严重 制作委员会弊端凸显

“BiliBili”是一家国内知名的视频网站,同时也被称为“NicoNico动画”的中国版。他们投资了日本的动画制作委员会,积累了日本动画制作现场的专业知识。并为在专门学校等地学习动画制作的中国留学生提供了慷慨的支援,从而从基础开始提高了中国的国产动画水平。

CEO江口说道:“以前中国曾经是日本动画的分包商,但现在应该已经开始逆转了。”

如果技能的继承没有进展的话,那么来自海外的订单也终将消失。也就是说,“被购买的动画”也将成为业界即将面临问题另一面。

为了通过公司内部人力资源的开发和设备的投资来提高生产力,必须确保稳定的利润。制作委员会拥有能分摊承担风险这一优势所在,但是在将来,考虑到全球竞争的情况下,利润回报的机制也是必不可少的。

上一篇

腐女子妄想 筋肉男插菊-《刃牙是不是BL》真人日剧8月开播 松本穗香主演

下一篇

《鬼灭之刃 无限列车篇》400亿日元突破 全球票房517亿日元

你也可能喜欢